樱桃app最新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栗笑天善使弓箭,这也是为何她一直觊觎震天弓和射日箭。

此刻,她手中的箭并非射日箭,她只有一支射日箭,不到万不得已,她绝对不会动用这一件神兵。

嗡!

手指一松,箭矢就飞了出去,激荡的气流搅动的四面八方的空气剧烈的震动,竹叶飒飒响个不停。

叮!

一声脆响,箭矢击中了一根翠竹,然而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。

翠竹完好无损,仅仅是被弓箭的力道撞击的弯曲了一个大弧度,然后又急速反弹回来,依旧直刺苍穹。

栗笑天的瞳孔猛地一缩,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一幕,这只是一根翠竹,怎么能挡住这么强大的弓箭袭击?

事出反常必有妖!

她越发感觉到这剑林的诡异之处,不仅挡住了她的去路,迷惑了她的方向,竟然连这种攻击都无法伤害翠竹分毫。

她渐渐有些相信关于这剑林的传说了,其中真的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力量。

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

“小小弹丸之国,竟然也有这种神奇的地方,怪哉。”栗笑天摇摇头,十分纳闷。

“哼,神奇又如何,我就不信我一个大活人还会被困死在这竹林之中。”

栗笑天骄傲的本性爆发了,她岂会向竹林认输,那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吗?

于是,她深吸一口气,再次开弓拉箭,一股股内劲通过手臂传达到弓弦上,弓弦被拉成了满月,箭簇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起了寒光。

咻!

箭矢离线,空气仿佛要被撕裂了,发出尖锐的破空声。

轰!

一根翠竹再次被击中,狂暴的力量直接把它压的弯在了地上。

“哼,我看这样还不断。”栗笑天眼中露出一丝得意。

然而,下一秒,她的脸色就僵住了,眼珠瞪的浑圆,直勾勾地盯着翠竹。

方才倒在地上的翠竹又直挺挺地反弹回来,仿佛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依旧傲然挺拔。

“这……”栗笑天傻眼了。

这种情况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。

这还是普普通通的翠竹吗?

她连忙抚摸身旁的竹竿,没有丝毫异样,这不就是普通的竹子吗?

但什么时候竹子也有这么强大的抗打击能力了?

“见鬼了,见鬼了!”她情不自禁地惊叹道。

抬眼望天,明月高悬,她虽然很不情愿,可还是不得不承认,她被困在了这片剑林之中。

小木屋内,国师与纯子隔空对话,国师依旧隐匿在阴暗之中,看不清楚面庞,那瘦小的身躯却令人感受到莫名的压力。

纯子早已习惯了这种气势和压力,甚至感觉十分亲切,两人娓娓道来,时间一点点流逝。

纯子更多时间在倾听,领悟国师的深意和指示。

国师终于停了下来,纯子问道:“国师,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

“那些人被囚禁,即便是我也无法放他们出来,所以,这件事已经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,也唯有这一个办法才是可行的。”国师有几分懊恼地说。

纯子虽然很惊讶于国师说连他都无法控制这事,可也没有追问,国师不说,她自然不问,这是多年培养成的习惯。

可她依旧皱起了眉头,担忧地说:“但若是我们这样做了,那事情就真的会闹大,甚至损失惨重。”

“任何事都会有损失,想办法补救即可。”国师不以为然地说。

纯子欲言又止,可最终还是把话都咽了回去,既然国师已经下了决定,那就全心全意地去执行,没有讨价还价可言。

“是,纯子明白了。”纯子点头领命。

突然,国师咦了一声,声音变得冰寒了几分,道:“有人闯进了剑林。”

“是谁这么大胆?”纯子一瞪眼,勃然大怒。

剑林乃是国师府的重地,这么多年来,从来没人敢擅闯剑林。

忽然,她心中一动,记起了那张熟悉的面孔,怒道:“是不是栗笑天?”

国师淡定地说:“十之**是她,去把带出来吧,否则肯定困死在剑林之中了。”

“困死也活该!咎由自取。”纯子杀气腾腾地说。

“把她带出来。”国师重复道。

纯子愤怒的话又立刻咽了回去,国师已经重复了命令,若是她再敢胡言乱语,那后果会很严重。

纯子离开了小木屋,只剩下一个国师一人了,他静静地躲在黑暗之中,喃喃自语:“离宫,恐怕们也没想到会把唐铮这份大礼送到我身边来吧,只要有了他,华夏许多失传已久的法术就可以重见天日,只要我学习了这些法术,将会完善忍术,把忍术带上一个新的高峰,完全超越华夏的法术指日可待,那时候,帝国必将重新崛起于世界之林,华夏和其他国家必将重新匍匐在我们的脚下,让帝国完成先辈未尽的事业。”

话语中渐渐透出疯狂之意,令人心惊胆战。

栗笑天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,却也依旧闯不出这片剑林,她的武功仿佛变成了挠痒痒,根本伤不了剑林分毫。

“莫非真的要逼我使用射日箭。”她摸了摸背后一直贴身携带的射日箭,心中纠结起来。

射日箭乃是神兵,不可轻易示人,以免招来杀身之祸。

可如今被这片鬼林子困住,她已经出离了愤怒,准备动用射日箭了。

她就不相信这些鬼竹子抵挡得住射日箭的威力,要知道射日箭可是射太阳的,区区翠竹自然不在话下。

眼看她就要下定决心了,一个人影在月光下由远及近地清晰起来,渐行渐近,最终来到栗笑天的面前。

纯子面色不善地看着栗笑天,冷冰冰地说:“擅闯剑林乃是死罪。”

栗笑天不为所动,淡淡地说:“那这是来杀我的吗?”

“哼,国师慈悲,放一条生路,若是再敢胡作非为,那我保证一定会后悔。”纯子杀气腾腾,以她的脾气,真的要把栗笑天当场格杀。

可国师有令,她不敢违抗。

栗笑天不以为意地耸肩笑了笑,大步流星地朝纯子来的方向走去,不一会儿,就离开了剑林。

纯子始终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监视着她,防范她又搞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栗笑天安安静静地回了自己的住的屋子,纯子在屋外驻足许久,才转身离去。

栗笑天躺在躺床,睁着大大的眼珠,望着屋顶,心思百转千回。

“国师府比我预料的还要神奇,尤其是那剑林之中的古怪与神秘远超我的想象,必须要弄个一清二楚。这些年来岛国与华夏虽然相安无事,可狗改不了吃屎,这是千万年来,经过了实践验证的真理,若是让岛国继续强大下去,他们肯定会东山再起,再掀风浪。”

栗笑天的认知很清晰深刻,远没有因为与国师府暂时的亲密关系,而真的把对方当成了一头小绵羊。

岛国就是一条毒蛇,一直伺机而动,只要给对方机会,那就会咬下致命的一口。

“这次回离宫后,我一定要向宫主问清楚这件事。”

离宫与国师府的合作,令栗笑天很是疑惑,甚至有些不满,她的心思比纯子更活泛。

虽然宫主不告诉她实情,可她心里深处依旧想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。

翌日。

纯子孤身一人离开了国师府,却并没有发现栗笑天远远地跟着她。

栗笑天善于隐匿行迹,远远地跟踪,想查清楚纯子究竟去往何处。

凭直觉,她判定纯子肯定是有什么秘密行动,自己来到国师府已经这么几天了,一直无所事事,毫无进展,这令她心中十分惶恐与不满。

当初宫主只是交待她见机行事,并没有具体给她布置任何,她这次的行动更像是一次历练。

栗笑天不是浑浑噩噩度日的人,既来之,当然就要把一切查个水落石出了。

纯子快若流星,没多久就来到了昨天与唐铮约定的地方,抬眼望去,四周空旷,没有一个人。

“难道他食言了?”纯子皱起了眉头。

“我怎么会食言?”一个声音突然在纯子的耳畔响起,纯子心中一惊,下意识地向一旁跳开,虎视眈眈地看着他,不知他怎么如此神出鬼没。

“我要的信息带来了吗?”唐铮问道。

纯子面色凛然,道:“我要先见到天皇陛下,才能告诉这些消息。”

“呵呵,还怕我骗吗?”

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“这是我制定的游戏规则,么有讨价还价的权利。”唐铮微微蹙眉,不满地说道。

“那就没得谈了。”纯子的态度很坚决,“我见不到天皇陛下,那一切都免谈。”

“不怕我杀了他!”唐铮恶狠狠地说。

“别吓唬我,杀了他,那就更别想知道那些人的消息了。”纯子戏谑地说道。

唐铮眼皮猛跳,如此说来,对方是真的知道武君山等人的消息了。

这些人的安危与天皇比起来,他更在意他们的安全,显然,纯子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死咬住了不放。

“好,那我就让见天皇,若是敢骗我,我保证立刻让他身首异处。”唐铮杀伐果断地说。

纯子不为所动,只是眼中神色变得冷冽起来。

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