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app下载安卓版二维码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徐妃琼还是有着一些防备之心,不过最后还是听了叶星河的鬼话,坐到了铁床没有水迹的地方,抬头看了一眼挂起来的镣铐,美目一眯。

“这些绑在这里有什么用?”

“这东西如果束缚住双手的话,会让更快喷……喷出来的。”

徐妃琼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对劲,问道:“从哪里喷?”

噗呲!

叶星河差点没笑喷,这傻妞之前没听明白?

不过这样也好,如果自己一五一十的告诉她,搞不好就取消那个念头了。

盘算了一下,既能得到玉如意的具体状况,还能解决和正牌夫人之间的终生大事,这个慌不撒也得撒啊!

“从天灵盖里。”

徐妃琼一听美目都瞪圆了,天灵盖没口子,怎么喷水?

叶星河也是没法,要是说从嘴里和那估计她都觉得恶心,只能扯一个比较玄乎的地方。

气质女神穿白色长裙飘逸唯美写真集

“从皮肤之中渗透而出,随后形成水柱喷出,我也搞不懂这是什么原理。”

“就没有人研究过?”

“没有……”叶星河摇头。

“来,给我拷上!”徐妃琼坐在了铁床上,抬起了一双玉手,让叶星河用铁铐锁住她的双手。

叶星河兴奋的都颤抖了起来。

这种好事,焉能不做?

他迅速走到了铁床边缘,熟练的拿起了吊起来的手铐铐住了洁白的皓腕,让徐妃琼眉头一皱。

“将腿打开一些,我好贯通的经脉……再打开一些……”

叶星河循循善诱,这么忽悠自己的老婆,他都觉得有点无耻了。

裙子彻底分开,让徐妃琼吃了一惊,道:“难道要做那种事?我不要,松开我的手!”

擦!

叶星河都要被徐妃琼引诱的爆炸了,这时候放开她自己怎么办?

“不……不用做也可以有水的。”叶星河道。

“当真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

“要是敢来真的,我就割了的!”徐妃琼狠狠的瞪了叶星河一眼。

“好。”

他苦笑点头,道:“把眼睛闭上,细心感受……”

徐妃琼闭上了眼睛,睫毛轻轻颤抖,她有那么一点后悔了,总觉得聪明如同自己,似乎被欺骗了一般。

就在下一刻,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腿上,迅速往里面滑去;不等她反应过来,另外一只大手也落了下来,整个人往后倒去,唯有两条胳膊被手铐扯着高高拉扯而起。

“要干嘛!”徐妃琼吓得睁开了眼睛,只见两条白腿已经让叶星河这家伙给分开了,一只手在瞬间落在了最为紧要的地方之上!

叶星河浑身一抖。

隔着极佳的丝绸布料,他感受到了那最为神圣之地,冰凉中带着一丝温热,恐怕这里是徐妃琼身上温度最高的地方了。

“!”

腾的一下,美人的脸蛋在一瞬间红到了极致,如冰雪雕刻的眸子里也渗透着一抹桃花红,此刻愤愤的盯着叶星河。

“竟敢欺骗我做这种事!”

“我没有欺骗啊,要流出玉如意流下的这些东西,这是必经的步骤。”

叶星河摇头,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,道:“不用做那事,通过其他手段也可以的,我帮吧。”

心肝儿扑通通直跳着,徐妃琼彻底无法维持冰冷的外表了,两腿夹紧限制了叶星河的手继续深入,咬着银牙道:“不要了……骗我,我记住了!”

“得讲道理啊,之前是自己逼着我要告诉的,我解释又不信,又是自己同意的。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还是赶紧践行自己的诺言吧。”叶星河的手指挠了一下。

“啊!”

徐妃琼想要伸手将他推开,可是一双手已经被镣铐给锁了起来,根本无法做到,急的一条腿冲着叶星河脑袋上就踹了过去。

“先退开!”

看着腿踢了过来,叶星河急忙将头往旁边一躲——

啪!

正好,腿擦着叶星河的耳朵过去了,用尽力气的徐妃琼根本刹不住车,瞬间就撞上了叶星河的脑袋,贴的紧紧的。

叶星河一呼吸,一股炽热的风就冲入了徐妃琼的身体之中。

“啊!”

美人再度发声,那种部位遭到前所未有的袭击让她浑身一颤!

“快松开我的手!”

叶星河已经失去了理智,头发逐渐的转化为红色,一只手抓住了停在自己肩膀上的腿,就在他想要有进一步的动作的时候,急中生智的徐妃琼拔下了帝主箭支,对上了他的脑门。

“松开我!”

杀机笼罩而下,让他的眼中恢复一丝清明,接着是苦涩的笑容。

吗的,眼看着胜利就在前方了!

她依旧抵在他的脸上。

“快松开我,不然我杀了!”徐妃琼身体仰着,头向下,腿在上,中心架在了叶星河脸上,抓在手里的帝主箭颤抖不止,威胁叶星河。

撩了我还敢威胁我!

叶星河壮着胆子,报复性的伸出了舌头……

“啊!”

身体僵硬在了那。

叶星河看着帝主箭要扎了过来,迅速起身打开了镣铐,获得自由的徐妃琼当即扑了上来。

“叶星河!”

“是自己让我做的!”

叶星河被逼的躺在铁床上,看着即将落在自己脸上的帝主简直连忙开口喊道。

“哼!”

徐妃琼怒哼一声,俏脸依旧通红,将裙子拉拢在一块,扭转过身子道:“不要脸……竟然动舌头!”

“不让我做那事,又要然有水……我能咋样啊。”叶星河一脸苦涩,摇头道:“这是好心当作驴肝肺,这件事是自己拒绝的不能怪我,得替我把卦给算出来。”

折腾了半天,徐妃琼有些不自然,摸着几个铜钱的手不住的颤抖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道:“我需要平复一下,等到好了之后会让人把消息通知给。”

“好。”叶星河点了点头,看着徐妃琼往门外走去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刚才碰了一下,现在有水没有?”

前进的美人步子顿了下来,刚刚平复下来的脸庞再度涌出一点点的红色,她抓起了一颗铜钱,扭过身子砸了过去。

“滚!”

“不上不下啊!”叶星河颇为恼火的说了一句,差点就把徐妃琼给推了。

“步步为营,总算是有点成就了。”

看着那道无比冰冷的身子,叶星河百爪挠心,根本没法控制自己。

“先去处理一下城池的事情吧,不让我招人,我自有我的法子。”叶星河抓起了那张图纸,踏步而出。

“叶星河这小子啊!”院长大楼之中,院长满胸的怒气依旧无法发泄出去,道:“靠在学院后面的那座孤城怎么样了?”

“叶星河还没有过去,昨天徐妃琼去的时候让文忠给挡了回去,而且诸多秘境之人也不会答应。”长孙平一脸笑意,道:“孤城昔日有帝道留住过,曾经在此地布下法阵遮天炼器,徐妃琼的阵法在此地发挥不了作用,又有那些秘境之人插手,他们怕是难以拿下此地。”

院长冷哼了一声,道:“孤城靠于学院背后,位置颇为重要,而且那些人都借着这座城偷偷往外运送玄晶。”

“院长您也知道?”长孙平眼中闪过一抹惊色。

“当我是傻子不成?这事情一直以来就是为学院所默认的,给他们一些他们就会消停,若是一点都不给,估计想方设法都要从我们这里搞玄晶出去。”院长摇了摇头,道:“此地绝对不能交给叶星河,不然指不定这小子搞出什么幺蛾子来。让文忠小心一点,叶星河可不是什么善茬。”

“好。”长孙平点了点头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。

离开星辰岛屿的玉如意飞速赶回轮回洞,却在半路碰上一位侍女。

“千万不要回去,他们已经知道了带走玄晶的事情,现在回去会倒大霉的!”

两个侍女是现代女子,被轮回洞的人带走奴役其中,玉如意在里面对她们颇为照顾,此刻算是报恩了。

玉如意犹豫了一会儿摇头道:“不行,我必须回去!若是他们对我动手也不安全了,别回去了,赶紧走。”

侍女百般劝阻,但玉如意不为所动,上路之前将那颗血松果取了出来,眸中闪过了一抹坚决之色。

“唯有轮回古皇诀能参悟出一丝重生奥义,我必须回去!”

吞服下了帝道血松果,玉如意迅速赶回了轮回洞之中。

熟悉的苦境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,为了帮自己的孩子博得一线生机,玉如意再度归来。

“回来了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句无背着手走了过来。

“是。”玉如意点头,心里有些不安。

“神晶。”他伸出了一只手,要回神晶。

玉如意一咬银牙,道:“神晶已经被我换了血松果。”

啪!

一个巴掌挥了下来,句无怒哼一声:“当我是聋子不成?星辰岛屿上的事天下皆知,两颗血松果都让他人拿走,根本没有拍下来!我们对不薄,却敢行偷盗之事,对的起佛门圣女的名头吗?”

“神晶交还!”后面出现两人,一声大喝。

忍辱负重,为的只是昔日被残害的生命。

“神晶我给了叶星河,从他那里换来了血松果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句无眼中闪过了一抹光泽,道:“将血松果拿来吧,此事既往不咎。”

“血松果已被我所吞服,我要它救我的孩子。”

句无大怒,手猛地冲着前方一抓,一股黑色的妖气冲出,将玉如意从地上拘禁而起。

“贱人!就凭和的贱种哪里有资格享受我们轮回洞的神晶!”

句无当初封印都没有用上神晶,没想到竟然让玉如意偷偷拿走去换了血松果。

“凭借她和叶星河的关系不用神晶也能拿到血松果,她不过是将东西作为人情送给了自己的情郎。”另外一人冷笑,道:“皇子对她多为照顾,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蹬鼻子上脸,我看不如给那些小的乐呵乐呵,他们可是觊觎这个女人许久了。”

“先想办法将她体内的血松果取出来,再让她由花奴转变为悻奴!不识抬举!”句无冷哼一声,黑光拘住了玉如意,带着她往深处走去。

轮回洞内部有一朵巨大的轮回黑莲,上面一条条铁链落下,将玉如意缠绕而起,挂了上去。

“启轮回之火,锻出血松果!”

一丝丝黑色火焰燃烧起来,在玉如意下方燃烧起来,烧烤着那副娇柔的躯体。

“啊!”

暗中的一双眸子惊的缩了起来,急急而走。

元城已经被收了下来,叶星河没有进去,徐妃琼对里面也没有什么安排,她让小月去了一趟京都……

孤城,传言昔日又一位帝道在此长时留住,并且刻印下大阵于此炼器。

“炼的什么?”叶星河问道。

“据说他在此炼制帝道神兵!”柳飘云道。

“帝道神兵……”叶星河一阵出神,帝道不凡,既然在这里逗留过,应该留下了什么才是。

“传说帝道曾经留下了炼器之法,不过都是笑话罢了,无人相信。”柳飘云笑着摇头。

“炼器之法。”叶星河也是一笑,道:“要真的有帝道炼器之法,我倒是想要弄出一把弓来。”

柳飘云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有些不理解,们为何如此执着于要一座城池呢?”

“们每年有多少收入?”叶星河笑着反问道。

柳飘云一愣,旋即摇头道:“学院缴税之后便没有多少了,其实我们只是被学院扶植起来的傀儡罢了。”

“如果不交税呢?”叶星河又笑了。

“这个……怕是不容易啊。”

叶星河没有过多解释,他暂时没法进入星辰学院,自然要想办法在星辰岛屿上活的更好,包揽更多的玄晶,以求进入帝道遗址之时有更多的机会。

除此之外,在这座城池之中还有一些秘境所需求的通道,只要自己把控了此处,便断了他们的财路……

叶星河仅仅带着柳飘云一人,而她还不能动手,来到了城墙底下,抬头往上看去。

城墙并不高,而且有些残破的意思,破城之上站站着几十个老兵,手中抱着兵器冷冷的看着下方。

“停下!”看到叶星河过来,几人当即大喝一声。

叶星河停了下来,抬头看起,道:“我是叶星河,这座城池已经被我买了下来,这是凭证!”

说着,他伸手一丢,直接将凭证出示给对方看。

一个老兵伸手接了过去,略微扫了一眼,道:“我们城里早有领主了,这上面并无他签署的命令。”

“我是从院长手中买的。”

“城池是我们领主的,从院长手中买的有什么用?”

叶星河一愣,这些家伙竟然跟他玩这一套。

“先在这里等着,我进去找领主问一问!”那老兵说了一声,丢下叶星河和柳飘云在城门口,自己转身往里面走去。

“您需要小心一些的好,此城之主虽然只是王道境界,但却是奉命于学院的,而且城中有残留的大阵。”柳飘云提醒道,叶星河点头。

叶星河在外面等了半个小时,一个中年男子才慢吞吞的走到了城墙之上,低头看了叶星河一眼,眼睛眯了起来:“就是买城的人?”

“不错。”叶星河点头,道:“这座城中一切事宜都交于我了,现在可以撤出此地。”

“口说无凭,有凭证吗?”他问道。

“凭证之前不是给了?”叶星河反问。

“说的是这个?”他冷冷一笑,取出了那张城池地图,稍微瞄了一眼,伸手扯得粉碎!

“随便捏造一些东西也想来我诈我的城池,是傻子还拿我当傻子不成?”

哗啦!

他将扯碎的纸冲着叶星河头上丢了下来,碎屑纷纷扬扬而下,他似乎觉得还不够痛快,冲着叶星河一口唾沫吐了下来!

“滚!不然要了的命!”